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黑引新闻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黑引新闻>旅游>行过钱塘到瓯江

行过钱塘到瓯江

  • 编辑:
  • 时间:2019-11-03 11:15:40
  • 来源:

[新中国]

作者:卢春香

今年4月,钱塘新区正式挂牌,这是杭州的第11个区。这个钱塘不是《武林外传》中的老钱塘。当时,钱塘江仍然是一条大河和河湾。

钱塘江是浙江省最大的河流。这条河的上游是新安河。它起源于安徽省休宁市的六大高峰,一直延伸到浙江建德。从1957年开始,经过几十万年惊天动地的筑坝拦河之后,千岛湖诞生了中国人自己设计建造的第一座水电站。到达桐庐后,新安江变成了富春江。从桐庐到阜阳,有一百英里远,有着奇怪的山和不同的水。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严子陵隐居,范仲淹建了一座严祠,黄王巩画了“富春山居图”。历代文人学者甚至留下了数万首诗。富春江的最后一段叫做钱塘江。事实上,三河是一条河。钱塘江是浙江的母亲河。母亲河有许多故事。

今天的钱塘江新区是由钱塘江以北的下沙和钱塘江以南的大江东合并而成,总面积531.7平方公里,总产值超过1000亿元,相当于杭州版的“浦东新区”。外人不知道这片土地真的很年轻,是浙江人一点一点从钱塘江上夺走的。

2017年2月,我去了杭州最年轻的小城萧山义农,十年间,萧山义农数次开垦了10万亩滩涂。2018年3月,我去了大江东去,钱塘江河口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滩涂包围。2019年3月,我去了萧山红山农场,一个6.8平方公里的农场,也是钱塘江咸碱性的滩涂。50年来,红山人在贫瘠的土地上创造了一个生动的传说。

很久以前,住在钱塘江上的人最害怕塌河。堤坝坍塌了,淹没了整个天空。洪水经常改变方向,人们无法逃脱。那里的人们用“沙头鸟”这个词来描述生活的艰难。他们住在茅草屋里,没有地方住,经常不得不迁移。如果你很穷,你会想到改变和开垦土地,但是如果你想把它们变成好土地,你必须努力改造土壤。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扫除垃圾和积灰,饲养牲畜和积肥,种植青草和肥沃的土地。他们汗流浃背。困难的程度不亚于抚养孩子。今天,这些地方已经成为富裕的地方,甚至比其他地方更富裕。二十年前,红山农场成为中国农村的一个典型例子。只有从红山八代民居的变迁缩影中,我们才能看到中国新农村的快速发展。钱塘江新区下沙聚集了数十所高校,成为人才培养的高地。大江东充满了充满希望的智能产业,欣欣向荣。然而,在这片年轻的土地上,我们仍然可以读出它背后的精神——一丝不苟、苦心经营、耐心坚持、繁重的工作和艰苦的努力。

杭州以东,温州以南,和谐汽车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两小时后,我在弧形的南端停了下来。然后,汽车一路载着我来到瓯江口,在那里上演着海上新温州的传奇。

除钱塘江外,瓯江是浙江省第二大河流。它们就像浙江的两条大动脉,连接着整个浙江。他们滋润和养育了浙江。然后,凭借浙江人民的善良和智慧,他们悄悄地流入东海,向太平洋出发。

我对瓯江并不陌生。我去过瓯江发源地清远和龙泉交界处的百山祖山顶。我采访了上游的松阳、遂昌、缙云等县。我还走过谢灵运和韩愈的脚印,来到瓯江口的姜欣雨岛。这也是一条有着深厚历史和文化的河流。但是我真的不知道,瓯江口还有一个新区。

瓯江口新区在组织结构上还不是一个区或县,但它的功能和定位比县或区更远大。它以昆凌岛为中心,连接东南洞头附近另一个名为泥峪的岛屿,紧紧围绕着它的浅海区域,创造了一个133平方公里的新城镇。核心区23.36平方公里已建成,其中绿地3.87平方公里,水域2.82平方公里。哈,这是一个新的花园城市,水和岸交替。整个新城看起来像一个大蚕宝宝,五彩缤纷,又胖又胖。

新城的设计理念和谐科学。我进入地下公共隧道参观。共有五条管道走廊,总长13公里。无忧无虑有四条路。高性能混凝土建造牢固。土木工程、排水、消防、暖通、电气、自动控制、火灾报警和控制中心融为一体。从视觉上来说,这个100年的项目已经使瓯江口新区的道路不再需要被“敲开肚皮”。公用隧道是一个聪明的大脑,控制着新区的所有基础设施。

我漫步在樱花大道。宽敞的大道长达十英里,30多种樱花如吉野世美、樱花关、樱花翠、樱花红,静静地吐绿。在樱花盛开的季节,花下有一片真正的大海。它以海洋为基础,透明而深邃。从新区的道路命名和植物布局,我们可以看到建筑者的独创性。雁行南北,瓯越东西:横轴上有八条花带,欧阳河上有梅花,瓯锦河上有樱花,昆海河上有桃花,瓯凡河上有芙蓉,凌德路上有芙蓉,瓯秀河上有梨花,凌荣河和欧华河上有石榴。沿着垂直轴有七条花带。雁鸣路种植紫薇,倪虹河上种植山茶花,洪雁河上种植木兰,盛宴河上种植桂花,项燕河上种植海棠,双鸥河上种植杏,岩云路种植紫荆花。也就是说,无论你在春、夏、秋、冬四季来的时候,你都可以“扬帆收石、收花、挂席子收海、收月”,你会得到生动美丽的鲜花迎接。

我参观了“蚕宝宝”的主体——古灵昆岛。这是瓯江口的冲积平原岛。1000多年前,这个岛上居住着祖先。现在它是瓯江口新区的一条街道。乡镇企业昔日的辉煌一直是静悄悄的,道路狭窄,许多年轻人外出工作。昆凌的居民,在他们最初的日子里,并不比钱塘江沿岸的盐民好多少。虽然他们有土地可以耕种,但他们可以在海上捕鱼,而且不必是“沙头鸟”,他们的日子只是穿着粗糙的衣服。昆凌岛是一个低洼的岛屿。在强风和暴雨的情况下,海水有时会倒流。昆凌的一位老渔夫说,1956年的一场强台风淹没了整个岛屿,造成16人死亡。

现在,昆凌岛正面临新的机遇。以前偏远的渔村、积满河泥的泥滩、杂草丛生、荒芜的芦苇,都将在新区高起点的统一规划下,改造成为一个全新的海洋新城。

坚固的堤坝堵住了这条河。治理和生态齐头并进。科学与和谐一起工作。种子长得很结实,花朵盛开。我们期待着它。

钱塘江和瓯江,古代和现代,已经消失和存在。我们土地的每一寸土地,土地上的每一片叶子,大河上的每一朵浪花都充满了生命的表情和姿态。

光明日报(第13版,2019年10月11日)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黑引新闻

enterrd.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