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黑引新闻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黑引新闻>旅游>注册送时常的网络电话代理加盟_分手旅行|当着你前女友的面,咱们就顺便结个婚吧!

注册送时常的网络电话代理加盟_分手旅行|当着你前女友的面,咱们就顺便结个婚吧!

  • 编辑:
  • 时间:2020-01-10 10:42:29
  • 来源:

注册送时常的网络电话代理加盟_分手旅行|当着你前女友的面,咱们就顺便结个婚吧!

注册送时常的网络电话代理加盟,【导语】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故事”的旅行公众号。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公号:lxslvxing),“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周末看小说:《分手旅行》-

【作品导语】

斯里兰卡、泰国、越南,三个国家,一对已经分手的恋人,既是游记,又是小说。

一份承诺,一段旅行。

已经分手的恋人,承诺还能实现吗?旅行还能继续吗?

【作者自述】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陈升的一场演唱会“明年你还爱我吗?”

他提前一年预售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人的席位,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由双方各自保管,一年之后,只有两张券合起来才能使用。

于是,我就联想到,如果把演唱会换成旅行呢?

一对情侣提前一年定好的旅行计划,买好的机票,如果还没到出发时间两人就分手了,那这趟旅行还能不能实现呢?到底该怎样实现?以及,旅行之后两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于是便有了这本小说《分手旅行》。

虽然故事是假的,但旅行是真的。真亦假时假亦真,小说里的角色基本上都有现实中的人物原型,而且这些人物原型在我的游记里差不多都出现过。

写这本小说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创造“角色”的过程,我将自己旅行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各种人进行提炼、抽象、融合、甚至“变性”、“重装”,形成全新的角色,再把这些“虚构”的角色放回到一趟“真实”的旅行中去,就构成了这部“说不清、道不明”的旅行小说。

所以,这本小说里的各种角色到底是我游记中的哪些人物原型“变异”而来?要不大家都来猜猜看?

豆瓣电子书评分高达8.2

将每周末在本公众号进行连载

敬请关注

-小说前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分手旅行004|斯里兰卡的“四人帮”

【5、当着你前女友的面,咱们就顺便结个婚吧!】

[ a ]

“早啊!”第二天早上,唐莉儿一睁开眼,就发现小茜撅在旁边瞪着大眼睛望着自己,没有心理准备的唐莉儿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坐起来。

“呀,都快10点了。”唐莉儿看了眼手表。

“你那是北京时间,斯里兰卡时间才7点多呢!”小茜说道,昨天晚上她和唐莉儿睡一张床,林文宇和阿毛睡另一张床。

“晚上睡得怎么样?”阿毛从卫生间走出来,他换了身衣服,可依然走花花绿绿路线,唐莉儿觉得阿毛时时刻刻散发出一种妩媚的气息,不光是口音的问题。

“你们都起得好早啊。”唐莉儿从床上爬下来,小茜也跳下床,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大大咧咧的样子反倒比阿毛更像个男孩子。

“还不是因为昨天睡得太早?”阿毛走了出去,小茜揉揉惺忪的睡眼,对唐莉儿说,“你们晚上9点钟就喊困。”

“9点钟?那就是北京时间晚上11点多,能不困吗?”唐莉儿将头发挽起,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顿时感觉心情舒畅,这是在上海上班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那种回归生活的感受,就像小时候放暑假到乡下外婆家去玩一样。

“从现在开始,我们禁止使用北京时间啊!我们已经在斯里兰卡了,莉儿,你要懂得入乡随俗!”阿毛站在门口晾衣服,还不忘插两句话。

“知道了,毛老师。”小茜代替唐莉儿回应了阿毛,并给唐莉儿做了个鬼脸。

林文宇仍在睡觉,他突然开始打鼾,所有人都望着他笑了。

早餐是小茜和阿毛做的,就是昨天晚饭没用上的那些土产品,以及在超市买的牛奶与面包,主要是阿毛在做,小茜给他打下手,像个烧火丫头似的。阿毛不时地训斥小茜几句,小茜就屁颠屁颠地跑东跑西。

“你们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干脆在一起算了吧?哈哈。”唐莉儿对阿毛和小茜半开玩笑地说,她坐在落地窗边的餐桌前,翻看英文版的斯里兰卡lonely planet,这是阿毛和小茜在印度用1美元从另外一个驴友手上买到的“二手书”,她正在研究今天的行程安排。而林文宇,坐在旁边,直望着窗外发呆。

“她?我才不要泼妇。”阿毛瞄了一眼小茜,略带鄙夷。

“喂!怎么说话呢你?”小茜立马反击,“我还不想要你这个娘娘腔呢!哼!”

于是,阿毛和小茜就这么在无休无止的相互攻击中做完了早饭,唐莉儿甚至怀疑食物里是不是落满了他们的口水星子。

饭后,唐莉儿跟大家一起讨论今天的行程。

阿毛闲不住,把昨晚买回的白萝卜用小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准备腌制起来,小茜在旁边偷学手艺。

唐莉儿介绍说,康提除了康提湖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景点可去,只有一个佛牙寺值得看,但是门票太贵,要500卢比一个人。

“500卢比?”小茜叫道,“太贵了吧?”

“是的。”唐莉儿说,“所以我考虑在外面走一圈,看看外景就行了,不用进去。”

“嗯,这样可以。”阿毛表示赞同。

“哦,还有一个大象孤儿院,就是看大象,门票也很贵……”

“这个也不用去了,哪里的动物园看不到大象?”阿毛赶紧插话。

“好的。你有什么意见?”唐莉儿突然抬头问林文宇,此时的他依然望着窗外发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唐莉儿跟他说话,他才猛地反应过来。

“哦……我……我都可以啊。”林文宇结结巴巴地回答,“跟着你们就行了。”

“真以为自己是出来跟团的啊?”唐莉儿忍不住抱怨一句,林文宇脸上有些尴尬,阿毛和小茜默默地互看了一眼。

佛牙寺位于康提湖北面,朝圣者众多,除了比较独特的建筑风格之外,似乎没太多特别之处。他们先是在寺庙前拍了照,然后绕着整栋建筑走了一圈。

唐莉儿看见旁边有一个高高的祭台,好奇想上去看看,可是得脱鞋,台阶也不怎么干净,林文宇嫌麻烦,说在下面等他们,唐莉儿也就懒得管他了。

唐莉儿发现斯里兰卡人供奉佛祖喜欢用各种各样的花朵,这种方式比国内烟熏火燎的方式多了几分浪漫气息,唐莉儿在祭台上呆了很久,感受难得的心灵平静。可是,一想到下面还有个心不在焉的林文宇,又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吃过午饭,在康提逛街,林文宇才慢慢缓过神,他听说斯里兰卡最著名的特产除了红茶之外,还有蓝宝石,所以一看见珠宝店,他就要跑进去看一看,整一副暴发户派头,唐莉儿眼珠子都快翻掉了。

阿毛和小茜是“省钱派”,顶多进去瞧个热闹,本来唐莉儿没什么想法,可那些蓝宝石确实非常精美,而且价钱超便宜,都差不多几百人民币一颗。

要说女人真对珠宝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唐莉儿并未表露出来,免得让林文宇认为自己立场不坚定,只有在店员非要给她介绍的时,她才“勉为其难”地看上两眼。

“咦,我是处女座,9月份,生日石正好是蓝宝石!”从珠宝店出来后,大家坐到一家小咖啡店喝咖啡,珠宝店店员给了林文宇一本宣传册,上面写着每个月对应的珠宝生日石,林文宇一边用手机词典查单词一边看,过了半天突然叫道。

“那我呢我呢?我是狮子座,8月份。”小茜赶紧把头伸过去。

“哦……这个是……”林文宇又查了一下手机,“橄榄石。”

“橄榄石?”小茜瘪瘪嘴,“听起来不是很高级嘛!”

“还有我还有我,我是3月。”阿毛问道。

“3月是海蓝宝石。”林文宇说,“跟我的蓝宝石差不多!”

大家都问完了,唐莉儿不做声,默默喝咖啡。

“哈哈。”林文宇突然笑起来,“莉儿,你是5月份,生日石是祖母绿。”

“祖母绿?”小茜一口气没憋住,喷笑出来。阿毛没那么夸张,但也差点没hold住。

“是啊,祖母绿,哈哈,是给祖母戴的吗?”林文宇没发现唐莉儿脸色有变,继续用他自以为“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并且笑得更大声。

“有这么好笑吗!”唐莉儿突然低声吼一句,起身离开,其他人不知所措,连忙跟上。

后来,唐莉儿基本不再搭理林文宇,只跟小茜和阿毛说话。

他们又去了一家大型商场,唐莉儿看见mobitel的营业厅,一问他们说有iphone里专用的小sim卡,唐莉儿就想换过来,那样上网就更方便了。可是唐莉儿的iphone是跟原sim卡绑定在一起的国内合约机,换了sim卡之后未必能用。

无奈之下,她最后只好还是用了林文宇的iphone,因为他是买的裸机,换卡没问题。唐莉儿走过去找林文宇要手机时,除了最必要的对话,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在科伦坡机场买的那张普通sim卡,唐莉儿半价转让给了小茜。

“文宇哥,你多吃点。”晚饭时间,大伙还是回酒店自己做饭。见唐莉儿和林文宇依旧没有缓和的迹象,林文宇在饭桌上又没什么话说,一个人低头默默地吃,小茜觉得很可怜,就想办法找林文宇说说话。

唐莉儿觉得自己把气氛搞得怪怪的,心里过意不去,但倔强的她不知如何求饶。看在大伙的面子上,唐莉儿拿起一块红薯给林文宇递过去,算是和解的姿态。

“我不喜欢吃红薯。”林文宇嘟噜了一句。

嘿!唐莉儿简直无话可说,怎么会有这么呆板的男人?给了台阶不会下,难道说句好听的话会死吗?

“你们今天吵架了?”晚上唐莉儿给身在国内的闺蜜何婷婷打电话时,何婷婷问她。

“你怎么知道的?”唐莉儿奇怪。

“林文宇告诉我了。”何婷婷回答,“他在你的微博粉丝里看到我,就把我加上了。”

“难怪呢?”唐莉儿说,“今天我们刚把iphone的sim卡换过来,他就一直埋头在那里玩手机,原来是跟你聊天?”

“嗯。”何婷婷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叫他别找我了。”

“不用不用。”唐莉儿说,“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了,我不会介意的。”何婷婷是唐莉儿的中学同学,林文宇是唐莉儿的大学同学,他俩只见过一面,本来并不熟。

“你脾气还是控制一点吧。”何婷婷劝道,“现在大家一起出去玩,别把关系搞太僵了。有什么事,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唐莉儿叹气,她反思,是不是自己一贯以来脾气都真的太强硬了?

[ b ]

11月9日,四人离开康提,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努瓦拉·埃利亚(nuwara eliya),那里是著名的斯里兰卡红茶产地之一,据说能看见大片大片的茶园。

大家早上先收拾好行李,接着到康提汽车站打听车次情况,工作人员说晚上6点之前都有车,不用提前买票,随到随走,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看时间尚早,他们便不着急了。

小茜看见汽车站旁有一家很大的邮局,提议去寄明信片,小茜和阿毛每人买了10张,唐莉儿挑了半天,只挑出5张,而林文宇一张都没买。

“文宇哥,你没人要寄吗?”小茜好奇地问林文宇。

“没什么好寄的。”林文宇笑笑。

“你怎么这么可怜啊?”小茜凑到林文宇的脸前,有点耍可爱地说道,这个动作让唐莉儿看着有点难受,所以她赶紧低头去写明信片,小茜想了想,又说,“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寄一张,你把地址告诉我。”

“不用了吧?多麻烦!”林文宇赶紧摆手。

“不麻烦,不麻烦,你说嘛!”小茜不依不挠。

“你就告诉她吧!”阿毛突然接话了,“这一路上都是别的男孩子向她献殷勤,我这是第一次看她向别人献殷勤。你要不告诉她,她不会放过你的。”

阿毛刚说完,小茜就拼命拍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呢。”阿毛没有罢休,继续补充道,“你的文宇哥是莉儿姐姐带过来的……”阿毛把没说完的话收回去了,可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唐莉儿。

“看……看我干嘛?”唐莉儿抬头,迎着众人的目光,语气不太自然,“我又不是他的主人,不用经过我同意。”

阿毛似乎听出弦外之音,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没心没肺的小茜推了阿毛一把,说:“就你瞎操心!”

最终,林文宇把地址告诉了小茜,小茜把自己买的明信片摊开,让他挑一张最喜欢的。就在小茜和林文宇为了挑选明信片说说笑笑时,唐莉儿的心情极其复杂。

离开邮局前,阿毛发现寄明信片的邮票竟是各种星座图案,他很感兴趣,想把一套12张全部集齐。但这家邮局只有2卢比的双子座、3卢比的巨蟹座、5卢比的天秤座、10卢比的天蝎座和25卢比的双鱼座,工作人员说在斯里兰卡的其他邮局说不定能买到其他品种,于是阿毛、小茜和唐莉儿分别买了一张,希望能在离开斯里兰卡之前集齐全套十二星座。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林文宇依旧是若无其事地站在一旁,像个局外人。

“哎,那边的山头是不是有一尊白色的菩萨?”从汽车站回酒店的路上,唐莉儿突然指着远方问道。

“好像是的。”阿毛点头,“攻略上有介绍那个地方吗?”

“没有。”唐莉儿说,“反正不远,要不我们过去看一看吧?”

“我没问题。”阿毛答应。

“啊?现在还跑那么远的地方去?那座山看起来很高啊。”林文宇抱怨。

“小茜,你什么意见?”唐莉儿没搭理林文宇,直接问小茜。

“啊?我?我随便啊,都可以。”小茜慌慌张张地回答。

“两票赞成,一票弃权,一票反对。好,少数服从多数,那我们走吧!”唐莉儿一个人冲到前面。心想,林文宇出来旅游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吃不起苦,贪舒服,到底算什么意思?

步行大约半小时,四人终于到达那座名叫bahiravakanda的小寺庙,中午时分的太阳毒辣,每个人都满头大汗。

寺庙几乎没什么人,门票每人200卢比,唐莉儿跟售票员大叔套套近乎,直接给他们打了五折。

寺庙里除了那尊硕大的白色菩萨像之外,没什么景点可言,难怪大多数攻略里都没提到它。倒是从山上俯瞰整个康提城,视野还是非常不错的。

从寺庙返回山下的路上,小茜看到一块指示警察局方向的路牌,毕竟小姑娘英语再差,police这个单词还是认识。只不过,九零后的脑筋有点天马行空,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蹦出来一句:“我想去领结婚证。”把大家吓一跳。

“在斯里兰卡领结婚证,到中国就不承认了吧?”停顿了一小会儿,小茜进一步地问了句。

“应该是不承认的。”阿毛回答。

“那就好了啊,我在想,要是我领一张斯里兰卡的结婚证带回去,就是独一无二的旅游纪念品,拿出来多牛x啊!哈哈。”小茜越说越认真。

“那你要跟阿毛领证吗?”唐莉儿笑说,小姑娘无厘头起来还挺有趣。

“我才不要!”小茜头一扭,突然又嬉皮笑脸地说,“我要跟文宇哥领!”

唐莉儿完全没料到这一出,脑袋“嗡”地一声大了,林文宇也大吃一惊。

“呵呵,挺好。”林文宇瞄了唐莉儿一眼,居然答应下来,“我出来旅行一趟,还能赚个老婆回去,哈哈,太值得了!”

唐莉儿没说话,阿毛也没说话。

“还等什么?走啊。”林文宇催小茜。

“啊,好啊好啊。”小茜反应过来,手舞足蹈地跟着林文宇往前走。可是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问唐莉儿和阿毛,“这个结婚证在中国真的不承认吧?”

“你到警察局问问就知道了嘛。”阿毛不耐烦地回答。

“好呀好呀!”小茜一蹦一跳地往前冲,好像是真的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这一路上,林文宇没有正眼看唐莉儿,唐莉儿也没有正眼看林文宇。

结果,警察局中午休息没开门,坐在院子里的几个当地人十分热情地招待他们,漫无边际地聊东聊西,小茜让唐莉儿用英语问问他们可不可以在这里登记结婚,可是他们的英语不灵光,怎么都解释不清,一下说可以,一下又说不可以。

时间不早了,警察局迟迟没人上班,他们只好离开。小茜和林文宇站在警察局门口合了张影,约定到别的地方再去登记。让唐莉儿想不到的是,林文宇居然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下来,林文宇似乎故意在刺激她。

四人回酒店取行李,然后到汽车站上车。等车开动时,已经快下午4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唐莉儿总觉得小茜看林文宇的眼神开始有些不对劲,说话也更加亲热了。不过话说回来,林文宇总算转移目标,不用再纠缠自己了,这样不挺好吗?

呃……真的挺好吗?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黑引新闻

enterrd.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