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黑引新闻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黑引新闻>文化>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聊聊文学的未来丨上书房

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聊聊文学的未来丨上书房

  • 编辑:
  • 时间:2019-11-20 16:38:49
  • 来源:

10月10日,2018年和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和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后者的获奖随机引起了激烈的舆论动荡。

不管这是不是你最满意的结果,在这个诺贝尔奖季节,这个话题最终会回到文学上来。

10月9日,就在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前一天,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在北京鼓楼西区剧院进行了一场演讲。

王桓温摄影诺贝尔奖对话

勒克莱齐奥和莫言的作品都来源于民间。勒克莱齐奥出生在法国尼斯。他的父亲在尼日利亚当医生。虽然他的母亲童年时去非洲与父亲团聚,但后来他在法国上了高中,在英国上了大学,在泰国服过兵役……可以说,勒克莱齐奥(Le Clezio)一直走在不同的文化之间。

在瑞典学院授予该奖项的理由中,勒·克莱齐奥(Le Clezio)的作品被描述为“新旅程、诗意冒险和感官狂喜”,莫言被描述为“诗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们大胆、无助和荒谬的世界”。

对勒克莱齐奥来说,非洲激发了他的创作,与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莫言则将“跨越人类生存状态”的想象置于文学作品《高密东北乡》中。

莫言和盈盈照片

对莫言来说,他第一次发表作品已经有将近40年了。然而,自勒·克莱齐奥于1963年出版他的第一部小说《诉讼记录》(Proceedings Record)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他们一直不停地向世界讲述他们的故事,并且一直怀有对人类文明的担忧和隐忧。如果诺贝尔奖仅仅是一种荣誉或一个标签,它只是两个世界级作家相互交谈的机会,那么“故事”意味着他们作为作家和小说家的精神核心。

勒克莱齐奥与英南摄影

随着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和信息的爆炸,人们还需要说书人来口对口讲故事吗?下面是莫言和勒克莱齐奥的对话。

勒克莱齐奥:每次我见到莫言先生,我都很开心。尤其是当他听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我非常激动。我在法国书店买了他所有的书。莫言先生的作品对他的家乡有很强的依恋。尼斯是我的家乡,但我认为我和尼斯的关系有很多突发事件。因为战争,我母亲当时逃到尼斯,所以我出生在尼斯。我可能出生在其他地方。如果我父亲结婚后去了其他地方,比如非洲,我可能会出生在非洲,所以我和我的家乡没有那么密切和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我写了很多其他地方。我对我的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尼斯有一个叫港口区的区。我非常喜欢这个地区。当我读莫言的作品时

莫言:我读过很多勒克莱齐奥先生的书。他写非洲书籍,毛里求斯等等。虽然他写的是非洲,但他把非洲视为自己的故乡。当他与非洲的邻居和孩子交往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局外人,而是把他们视为童年伙伴。看起来他写的是其他地方,但实际上他写的是他的家乡。我读了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其中马可·波罗向忽必烈讲述了许多城市。后来忽必烈问马可·波罗,当你谈到这么多城市时,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出生的城市呢?后来马可·波罗回答说,我说的是我出生的城市。

勒·克莱齐奥:我对卡尔维诺小说中的这段话也有同感。我还想特别谈谈高密,因为读了莫言先生的书后,我觉得高密无处不在。莫言先生曾经邀请我去他家,我感到非常荣幸。当我到达高密并进入他的家时,我非常激动,眼泪开始流下来。因为我突然明白了他的作品对家乡的感情依恋。这所房子不大,而且可能很简单。我以为他很早就开始在这里写作,他和妻子女儿住在这里。我与这个地方和他的作品有着密切的联系。我一点也不夸张,那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文学阅读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读过莫言先生的许多作品,其中《红高粱》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因为我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英国人,我们当时不能住在尼斯,必须躲避德国军队。我们藏在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我看到农民们是如何收割谷物的。虽然他们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是他们很快乐。我认为城市居民可能会饿死。在农村,他们可以收获食物和吃东西。每次我读莫言的作品,我都会想起那个时期。看到高密的作品,我非常兴奋。

谈到今天的历史,我认为有必要区分大历史和小历史。大历史是我们所说的时代,小历史是农民、妇女和儿童从他们的眼中感受历史的方式。从莫言先生的小说中,我可以看出他从这些角度,从农民、妇女和儿童的角度,描绘了一个非常好的历史观。

莫言:历史确实分为大史和小史。作家写的历史必须从个性、个人、家庭和部分开始。但是我认为大历史不过是许多小历史的集合。我认为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从宏观和居高临下的角度谈论事件,而文学并不承担这样的责任。文学从人类情感的角度,甚至从人体的角度,具体描述了那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生活状况。这提醒我,作家和历史学家各自的任务非常明确。

勒克莱齐奥:我认为从故事和历史的关系来看,莫言先生讲的这些故事体现了人性,达到了一个普遍的水平。有时候,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讲故事可以给人一种很好的历史感。例如,“青蛙”,我阿姨起初帮助接生,然后她做计划生育工作,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她不得不改变生活方式,她受历史的影响,她改变了她的生活,同时她适应了这种生活。在这种情况下,读者可以通过这样的小故事更好地理解中国,这可以说是很好的文学隐喻和历史隐喻。

莫言先生的作品有一点让我特别钦佩,那就是他有喜剧能力,他的幽默可以把相对沉重的悲剧转变成非常滑稽的寓言。例如,他有一部关于转世的作品,其中有一个坏警察后来发现他变成了一只动物。这是对权力的嘲弄。与此同时,他用轻松的语气说话。它让我想起了《动物庄园》这样的作品。作家通过他们通过故事写寓言的能力来反映历史。

在法国,有些人把莫言比作拉伯雷。拉伯雷可以说是法国文学中的一个像柱子一样的人物。这个类比是合理的。我们可以看到拉伯雷作品中民间元素的广泛运用,甚至语言的庸俗化,从而更好地体验民间生活的快乐。莫言的作品如《丰胸丰臀》可以展现贫穷生活中的力量和幸福。

莫言:谢谢勒克莱齐奥教授如此仔细地阅读我的书。滑稽、荒谬和幽默是民间生活中固有的。它们不是我的发明。我只是特别强调生活中的一些事情。

勒克莱齐奥:生活充满了这些东西,但是有时候生活并不那么可爱和有趣。我认为真正的文化真的需要一个民族根基。如果没有民族根源,这种文化无疑将失去意义,变得非常抽象。所以我一遍又一遍地读你的作品,就像高密一样。很遗憾,我没有像高密这样的家乡,但是读了你的作品,高密就成了我家乡的一部分。我希望每个人都记得,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农民的后代。

莫言:非常感谢勒克莱齐奥对家乡和高密的评论。我非常同意他们的观点。事实上,作家所谓的故乡从来都不是一个封闭而固定的概念。家乡实际上是一个开放的概念。当我第一次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可能真的会写我的个人经历和家庭故事,但是这些资源很快就会用光。用完之后,你必须从外面索取。通过阅读、旅行和告诉他人,你将进一步拓宽视野,激活你的一些原创故事资源。总之,我认为作家的故乡是开放的,所以刚才勒克莱齐奥先生说高密也是他的故乡,我完全同意。当然,我也可以说法国和非洲也可以成为我故事的来源。

勒克莱齐奥:你能告诉我一点关于你是否认为在接下来的文学或者你的个人创作中会有一些新的趋势吗?

莫言:如果你想谈论文学的未来,你应该让刘慈欣来。刘慈欣是一个非常好的作家。没有人能预测中国文学未来的发展。现在我们的创意团队是多层次的,数量非常大。像我们这样的老人也在写作,年轻人也在90岁和00岁以后写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范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和品味,所以每个人的作品都是不同的。我认为中国文学的未来肯定是各种各样的,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科幻小说在未来的文学创作中将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勒克莱齐奥:我认为我们现在面临着一种文学和文化的专业化——越来越专业化。在某种程度上,文化不再被称为大众文化。人们想象所有的人都能接触到文化,无论是通过戏剧、电影等等。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文学和文化有一定程度的专业化。仍然有一种趋势,即真正的知识分子、受过教育的人和普通大众仍然有不同的看法。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真正的文化仍然有点遥远——遥远的光是遥不可及的。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如何对待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文学或文化创作以及人们的创作。

新书介绍

莫言作品收藏部

(1981-2019年,全部26卷,精装本)

浙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9月

该包包括:

莫言亲笔签名的收藏证明

七米书法卷和精美手册

文编辑韩哈哈

这幅画来自浙江文艺出版社

“让现在告诉未来。”

曹舒慈:足尖支持世界青年

刘宝贤:“北京蓝”的忠实守护者

陈皓:联合国的新青年

齐浩南夫妇和杨晨先生:他们住在紫禁城修复文物。

谭正岩:别忘了你的首创精神是中国文化精髓的继承者

单击下面的封面图表订购新出版物。

《爱经》,2019年10月10日

利记体育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黑引新闻

enterrd.com 版权所有